首頁 » 火影裡唯一一個懂鼬神的人,不是卡凱西,也不是佐助,而是他

火影裡唯一一個懂鼬神的人,不是卡凱西,也不是佐助,而是他
2021/11/25
2021/11/25

宇智波一族雖然是木葉村的世族大家,但是他們卻沒有絲毫身為藩屬的覺悟,驕傲自大的性子甚至就連木葉的火影都沒放在眼中;畢竟,在宇智波的歷史中,他們的家族族長,可是和創立了木葉的初代火影一同征戰的豪傑,其強悍的實力和豐厚的戰功,就算是比起千手柱間,也是絲毫不弱。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宇智波一族抱團極為明顯,他們排斥木葉的其他宗族,甚至還明晃晃的覬覦著火影這個寶座;然而,在這種家族氛圍中成長起來的宇智波鼬,卻和他的族人們格格不入。

早在宇智波鼬年僅6歲的時候,他思考問題時,就已經基本跳出了家族的框架,用一種和火影同等的角度,去思考問題;而且為了讓木葉放下對宇智波一族的成見,宇智波鼬不顧自己族長之子的身份,直接自願加入了木葉的暗部隊伍,幫助火影秘密監視著宇智波一族的動向。

而後,在三代火影和宇智波一族的矛盾達到不可調節的時候,宇智波鼬又再次選擇了大義滅親,親自出手將除了自己弟弟之外的整個宇智波一族屠戮殆盡,至此背負上了家族罪人、木葉叛徒的駡名;而這一切,都只是為了延續木葉的和平而已。

他甘願殺身成仁,以一己之力承擔了所有的憤恨;而宇智波鼬本身在隱藏方面也是極為出色的忍者,否則的話,暗部也不會招他進入;可是,當他真的瞞過了那些曾經朝夕相處的朋友、親人的時候,想必,他的內心也一定是痛苦的吧。

畢竟,不管是卡凱西,還是佐助,都是宇智波鼬曾經傾注了大量感情的忍者;前者,是宇智波鼬在暗部時期的上級隊長,宇智波鼬曾誠摯的向卡凱西請教問題,在他的心目中,卡凱西和止水的重量幾乎差不了太多。

而佐助,則是宇智波鼬最為看重的弟弟,他悉心的教導佐助忍術,陪著佐助玩鬧;小心翼翼的保護著佐助的世界,讓幼年的佐助遠離了家族的陰謀詭計,也遠離了村子的詆毀、排擠;對宇智波鼬而言,佐助既是他意志的延續,也是他精神的寄託,他把自己所有奢望得到的寵愛,全部給予在了佐助的身上。

但是呢?這兩個被宇智波鼬如此看重的人,卻從未真正懂得過他;當宇智波事件發生之後,木葉村第一時間發佈了對宇智波鼬的通緝;而身處於暗部的卡凱西,也第一時間明確了自己的政治立場,從那一刻開始,宇智波鼬不再是那個好學的後輩,也不再是他的同班好友。

更讓宇智波鼬傷心的,恐怕就是當他再次見到卡凱西的時候;這個曾經的前輩,對他已經不在有絲毫的關心;反而是充滿了警惕、反感,甚至是恐懼.....

至於佐助,則是更加不堪;一直被宇智波鼬保護著的佐助,還沒有來得及看看忍界的爾虞我詐,就直接經歷了親人慘死的噩夢,而讓他經歷這場噩夢的人,竟然就是他最親愛的哥哥;巨大的反差感,直接將佐助的人生觀崩碎,他開始仇視佐助,甚至仇視周圍一切的快樂和美滿;他折磨著自己,也折磨著所有對他好的人。

這種狀態,哪怕是當佐助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後,他也依舊沒有想要改變的打算;他不理解,宇智波鼬當時所做的一切,都只是想要讓他更好地在木葉活下去而已.....

諷刺的是,當宇智波鼬出走木葉,臥底進入了曉組織的時候,他遇見了幹柿鬼鮫這個一生中最後的搭檔;這個從霧隱村走出來的男人,對待任何人、任何事,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樣,那副殘忍嗜血的表情,讓初見鬼鮫的人都會不寒而慄。

但是,鬼鮫在初見宇智波鼬的時候,卻顯得極為禮貌,他稱呼鼬為先生,並把自己血腥不堪的往事,赤裸裸的袒露在宇智波鼬的面前;他對宇智波鼬說過,鯊魚對同類是極為敏感的;而鼬卻對他說,我們都是人,和魚不一樣。

在宇智波鼬的價值觀中,鬼鮫的定義就是敵人;所以他的這句回復,或許只是想要和鬼鮫劃開關係而已;但對於鬼鮫而言,這句話卻表明了他生而為人的驕傲;也正是從這時候開始,鬼鮫開始刻意拉進和宇智波鼬的關係;他同情著宇智波鼬殺死族人的痛苦,卻也敬佩著宇智波鼬幹這事是的果決.....

對於鬼鮫而言,他或許不明白宇智波鼬所做之事的大義;但他卻理解,宇智波鼬身上所背負的愧疚和自責!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