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耽美《資訊素說我們不可能》#ABO 設定,竹馬又甜又沙雕,「少廢話,回去偷戶口本結婚」

ZHANGKEYUE 2022/03/03

嗯哼哼[憨笑]~本期向大家安利一下這部漫畫+小說~!

《資訊素說我們不可能》#ABO 設定的原著真的是絕了,太戳我了,劇情又甜又沙雕,從「相殺」到相愛,從高中到大學,非常的nice~

並且,出了漫畫,漫畫,漫畫,一定要看一看啊!入股不虧呢!

洛知予和肖彥是在打群架時同時分化的,一前一後被抬進了醫院,一個成了omega,一個成了alpha

大概是因為兩人分化時正在大打出手的緣故,兩人的資訊素匹配度為0%,史無前例

除了偶爾會打架見面會眼紅,這兩人放在一起絕對安全,就連學校出遊,房間不夠了,老師也是安排他倆住一個房間的

老師:誰都有可能早戀,他倆絕對不可能!

校長抓早戀抓到了晚上在操場邊說話的一對AO

同學:不可能,他倆是純潔的!

所有人,包括洛知予,都覺得他倆沒可能

然後有一天,洛知予被肖彥標記了

洛知予:?不可以,資訊素決定我們不合適,我們要相信科學

肖彥把新的匹配度檢測單摔在了洛知予的面前:少廢話,回去偷戶口本結婚。

原著節選:

「下麵為您插播一條新聞。」

「……昨日我市學區街頭,出現兩夥青少年的群體鬥毆事件,警方適時到場阻止了這場群架。天氣炎熱,現場一名肖姓學生和一名洛姓學生同時進入第二性別分化,警方及時叫來救護車,將兩人送到醫院……」

「……兩名學生在市中心醫院成功完成分化,第二性別分別為alpha和omega,值得注意的是,這兩名學生的資訊素匹配度是0%,由於生理上天生的吸引,AO之間的匹配度再差也不會跌破20%,0%的資訊素匹配度在全國罕見……」

「……記者從兩位學生的家長處瞭解到,洛某和肖某從小關係不好,打架是常態,系歷史遺留問題,只是家長也沒想到他們會在打架時完成分化,其中洛姓同學應當負主要責任……」

「……專家提醒,夏季是青少年第二性別分化的高峰期,不建議青少年學生在外逗留,更不建議在外聚眾鬥毆打群架。當事學生暫時拒絕採訪,0%的稀有匹配度,我站記者將持續為您追蹤報導……」

洛知予半閉著眼睛,踱到了客廳,關上了客廳裡不知是誰忘關的電視機。

「小題大做。」他只是和傻/逼打了一架,且不小心發育了一下,沒想到因此還上了市報新聞。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

他和肖彥自小關係就不好,兩人都住在一個街區,冤家路窄,見一次打一次,多半時候都是洛知予先動的手。好在他明天就要開學了,市一中,口碑名校,封閉式教學,住校讀書期間,大概是不會再遇見肖彥了。

按照一中的傳統,高一新生正式開學前有為期一周的軍訓,洛知予上周拿到軍訓服沒來得及試,昨天才發現衣服拿錯了碼。

洛知予一路找到了學生活動辦公室,敲了敲門,開門的是一個他不認識的老師。

「換衣服是吧,沒有現成的了。」老師正在低頭填表,一眼看出了他的來意,「去那邊房間裡讓學生會的人幫你量個尺寸,肩寬領長還有腰圍胸圍臀圍,他們知道該拿哪個碼號的,再給你登記,防止再出錯了你還得跑一趟。」

「我自己量可以嗎?」洛知予問。

「自己量不太准吧。」老師說,「那幾個高二學生都閑著呢,讓他們來吧。」

洛知予從老師的手裡接過軟尺,往指定的房間走去,推開了房間門。

滿屋子的藍色校服裡混進了一個穿紅色校服的,那五個捧著泡面桶的alpha學生顯然沒想到這個時間還會有人進來,十隻眼睛眨巴眨巴地盯著剛剛在開學典禮上走紅的洛知予。

這位剛分化的小少爺似乎還不知道AO有別。

「學姐她們去吃飯了,現在沒別人了,這樣吧……」另一個alpha靈機一動,沖著裡屋喊了一聲,「肖彥,出來幫個忙。」

「對哦!我怎麼沒想到!」一拍桌子,「他倆資訊素匹配度是0%,絕對純潔。」

洛知予:「???」

什麼歪理,0%還能這麼用的嗎。

「幫什麼忙?」肖彥的聲音帶著倦意,半閉著眼睛推開了門,扶著門框,看見洛知予先是一怔,隨後看見他手上的軟尺,頓時明白了過來,沖洛知予揚了揚下巴,「我說什麼來著,抬頭不見低頭見了吧。」

上午才見過的高二優秀學生代表肖姓同學,歪歪斜斜地披著校服站在他面前,看起來剛剛睡醒。

洛知予:「……」

「別掐別掐,暫時沒別人了。」別的特長沒有,就擅長和稀泥,「你倆湊合一下吧。」

「算了,我自己量。」洛知予轉身要走,手中軟尺的另一端卻被人一把扯住。

「你回來。」肖彥往自己的方向牽了下軟尺,「我給你量,學生會正經工作,不帶私人感情。」

肖彥:「你別生氣。」

洛知予想早點回去,人家肖彥都說了,不帶私人感情,洛知予一點就炸,但他不矯情。

五個學生會的alpha男生一起捧著泡面桶去了裡屋,房間裡只剩下他們兩個人。

「洛知予,你明天要軍訓?」肖彥示意他抬手,隔著校服,把軟尺在他的腰上環了一圈,「那天分化之後休息好了?」

洛知予不滿地哼了聲算是回答,他剛出生時預測的第二性別就是omega,分化對他來說像是一場感冒,發了個燒,進醫院走了個流程,身體上的變化,他暫時還沒體會到。

他腰的位置有些敏感,被人碰一下就會怕癢,肖彥給他量腰圍的時候,他一直抿著嘴不肯說話。

兩個人離得這麼近卻沒有鬧起來,這是第一次。

「你要不要把校服脫掉?」肖彥問他。

「啊?」洛知予一愣。

「這樣比較准一點。」肖彥在筆記型電腦上記了個數字,「隔著校服可能會有點誤差,到時候又不合身。」

正經工作,洛知予很配合,拉開校服拉鍊,脫下校服外套,把代表高一年級的校服外套隨手疊成方塊狀,整整齊齊地放在了旁邊的桌上,單穿著一中統一的白色秋季運動襯衫。

校服領口下方長方形的金屬名牌上寫著洛知予的姓名和班級,肖彥的目光在那個3班的字樣上停了片刻,去年他也是高一(3)班,除了名字,他有件一模一樣的校服。

「你快點。」洛知予催促,「我等下還有事。」

肖彥應了一聲,示意他再次抬起手,洛知予照做了,軟尺緊貼著他繞了一圈,彙聚在他身前,肖彥微微收緊了軟尺,雙手停在了他心口的位置:「洛知予同學,你不用屏住呼吸,自然狀態就好。」

「哦……」洛知予憋氣憋了半天,胸口這才有了起伏。

洛知予高一軍訓,炎炎烈日,高二的肖彥,蹲在他們方陣前喝冰水吃西瓜

洛知予撿了根樹枝,攆了肖彥兩條街。

肖彥大一軍訓,炎炎烈日,高三的洛知予,蹲在他們方陣前喝冰水吃西瓜。(簡直就是互相傷害呀~)

肖彥將人摟過去,按到牆角親。

教官有點擔心洛知予,轉身問:「那個,洛同學,要不要讓人帶你去醫務室……」

然而他還沒說完,剛才草地上那位開了一排汽水罐子的高二男生突然放下手中的西瓜,站起來拔腿就跑,而剛才還叫喚著頭暈的某人,彎腰抄起花壇邊的一根樹枝,攆了出去。

教官:「……」

三班全員:「……」

肖彥躥得太快,樊越躲避不及,被洛知予手裡的樹枝抽中了屁股,當場嚎了一聲,淒厲得很。

「你別跑!」

「你/媽的,你完了!」

「我讓你仙女皺眉!」

戰況激烈,那個剛分化完的脆弱omega在操場邊緣停了下來,一把扯落了前面男生的校服外套,掂了掂手裡的樹枝,覺得手感不好,頓時放棄樹枝,抄起了垃圾桶旁學校保潔阿姨用來掃落葉的大笤帚,雙手舉著大笤帚又追了上去。

↑↓(上下)兩個圖片簡直就是情頭呢~

濕身誘惑嗎[奸笑][奸笑][白眼][白眼]

記得點贊、評論、轉發、收藏哦~

謝謝觀看~[愛慕][愛慕]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