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愛情故事:與安同學的相識

ZHANGKEYUE 2022/01/04 檢舉 我要評論

在這世上,如果有一個人是你關心的,那麼你就為他做一點事,給他一點溫暖。當他憂傷時,讓他靠著你的肩膀,這絕對是最重要的幸福感來源。

世間所有事情都講究個【緣分】,記得上高中時讀過一句話是「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我是一個糾結的人,內心渴求能有一個成熟、獨立、且純正的攻能夠與我相愛,同時又因為現實的殘酷而感覺這是那麼的虛無縹緲;當我的人生面臨一場巨大的災難時,我身披黑色盔甲,於手臂系上半尺紅菱,想要獨自與悲慘廝殺時,安同學背著一個布袋騎著一頭驢擋在我的面前。

小藍來消息的提示音總是那麼的特別,就像是在告訴別的社交app我們不一樣,同時也在提醒著我們這些使用者,我們和大眾有些不一樣,但同時也會提醒到你周邊也會有和你一樣的人……安同學就這樣通過小藍進入了我的世界,但是我們的開始卻是那麼的不正經……

安同學:我能C你嗎?

我:不能

安同學:那你C我吧!

我:我陽痿,C不了你……

安同學:那太巧了,我有痔瘡……

我:……(沒有再回復)

----------------------------------------------------------------

安同學:是被我嚇跑了嗎?

我:我爸剛進手術室一個小時,現在生死未蔔,你感覺你和我聊這些合適嗎?

安同學:……(我猜當時應該非常的局促緊張吧)

對,沒有錯,我們就是從這種場合,這種對話認識的,安先生瞭解清楚情況後便開始安撫我,他告訴我不要緊張、會沒事的、會好的,本來等待至親經歷一場大手術的過程是非常煎熬的,但是安同學在當時以他溫煦和柔的光,驅散裹挾在我身邊的濃霧。

或許這就是人常說的觸底反彈吧,非常幸運,手術非常成功,而我與安先生的緣分也快速的蔓延了起來;當天晚上安同學提出來想要見我可以幫忙陪床,因為我自己顧慮我拒絕了,安先生說要獨自去喝酒,我也再難壓抑自己的情感,邀請安同學前來醫院見面。

十月的天氣已深見涼意,安同學騎著電動車從他的學校(電驢)趕來醫院,那是我們第一次見面,天色已黑,他穿了一件燈芯絨料子的過膝長衣,像個袍子一樣,還斜挎一個布包,臉上帶著一個黑色的大口罩;看見我時他摘下了口罩捏在自己的手裡,借著路燈的光我看清了他面容,那是一張不符合他年齡,不符合跟我聊天時闊綽的樣子,眼鏡後面的一雙眼睛裡寫滿了悲傷的故事但是又透著一股子堅定。

我們兩人在醫院的路上邊走邊聊,他成熟的氣場,溫柔的詢問,個人的態度,兩人的之間磁場的融合使我對安同學有了深深的愛意,在醫院的停車場裡,安同學摘下他手腕上供養了多年的護身符,是一枚系著紅繩的舊銅錢,像定情信物,亦或對我守護的無聲承諾,小心的帶在了我的手腕上;我們兩人都沒有多說什麼,就這樣我們兩人相愛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