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李易峰穿著「GAY」衛衣上熱搜,為什麼網友一致叫好?

李易峰穿著「GAY」衛衣上熱搜,為什麼網友一致叫好?
2021/12/21
2021/12/21

前幾天,藝人李易峰因為一件衣服登上了熱搜。

這件藍色衛衣胸前寫有醒目的「GAY PRIDE」字樣。圖片曝光後,很多粉絲和網友都評論李易峰「好勇」「好敢穿」。

原來,這件衛衣出自Bal*nciaga于今年同志驕傲月推出的Pride 2021系列。品牌在T恤、衛衣、內衣等單品都印上了「GAY」字樣或彩虹標誌,簡單直接地表達對社群的支援。

「我在一個不能穿這種衣服的社會中長大,世界上有些地方仍然不能這樣穿。」出生于格魯吉亞的品牌創意總監Demna Gvasalia說,「我認為打擊恐同症是很重要的,我不是一個在街上大喊大叫的人,但這(推出驕傲系列)是我能做的。」

品牌還決定把這個系列銷售額的15%捐贈給一家致力于預防性少數青年自盡的機構。

在我們周圍,很少有藝人敢于在公開場合撐同志。就算偶爾有明星表達對性少數群體的支持,他們中的大多數也是TXL喜歡的女明星DIVA。

而直男常常被認為是和TXL涇渭分明的一個群體,互相尊重不冒犯已經實屬難得。因此,李易峰這次穿上印有「GAY」字樣的驕傲衛衣,自然引發了熱議。

2012年,李易峰飾演的電視劇『小時代之折紙時代』也有同志情節

事實上,不光是深藏于藍城兄弟辦公室的直男員工們,我們身邊也有不少對同志友好,甚至發展出深刻友誼的直男們。今天,我們就邀請他們分享作為TXL之友的心路歷程。

面對五光十色的TXL,直男有話說。

01.

我們躺在同一片海灘上,我在看美女,他在看肌肉男

講述者:傑思特

我最好的朋友就是GAY。去年我結婚,我還邀請他成為了我的伴郎,見證了我人生的新篇章。

我和他是在一次桌遊活動上認識的,但當時我並不知道他的性少數身份。一起玩的時候,我了解到我們都喜歡玩桌遊、科幻電影,也熱愛滑雪和大海。所以,活動結束後,我們馬上就加了聯繫方式,後續也經常約出來玩。

一開始,我真的沒意識到什麼。直到有一次,我們一次去三亞玩,躺在同一片海灘上休息。我一會兒看海,一會兒看海裡的比基尼美女,心中充滿了愉悅。但當我轉頭看向他的時候,卻發現他一直有意無意地往旁邊的肌肉男身上瞟。

當時我心想:他不會是GAY吧???

懷著將信將疑的態度,我在回程之後直截了當地向他捅破了這件事。面對我的疑問,他也沒有否認。就這樣,他向我出櫃了。

他告訴我,之所以之前一直沒有向我透露性取向,是因為他很珍惜我們的友誼,覺得我們兩個很合拍,怕說出來以後連朋友都沒法做。

出櫃以後,他也希望我們還能像以前那樣相處,我們做到了。

我們都喜歡「開車」。從他身上,我學習到了很多GAY才懂的梗,比如我已經被他正式納入「熊圈」了。

後來,我交了女朋友,談戀愛的時候沒少吵架,因為我總覺得自己摸不清對方在想什麼,猜不透女孩的心思。

這時候,還是我的這位GAY朋友幫我一通分析,比如我在玩遊戲的時候,女朋友說「哦,那你先玩吧」,實際上並不是放我去玩,而是希望讓我快去陪她……

但我有點後悔讓他當我的伴郎。婚後,他跟我老婆的關係反而比跟我更好了。

02.

在工作中,裝作自己是GAY能省很多事

講述者:Bryan

作為一個鋼鐵直男,在工作之前,我對GAY的生活也完全不了解,純粹只是通過『霸王別姬』『春光乍泄』這些電影才對他們有印象,現實生活中沒接觸過。

直到我誤打誤撞進了某4A廣告公司,我的生活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大家都知道,這個行業70%是女生,其餘30%的男生中絕大多數也都是GAY,而直男是絕對的「異類」。如果你有一顆恐同的心,在這裡一定會被教育的。

當然,我一直不恐同,只是覺得生活中不太會和他們有交集,之前的朋友也都是直男。

但過了一陣子,我發現自己直男的身份竟然成為了工作上的阻礙。因為我們服務的是奢侈品服裝客戶,平常免不了與一些女明星合作。很多工作機會,女生或GAY是會被優先考慮的。

在有些方面,我也真的挺佩服GAY的。他們對國內外的各大品牌和雜誌如數家珍,娛樂圈的大事小情他們永遠也在最前線,每次提案做的PPT也一個比一個好看。

而我,每次提供什麼建議、做什麼方案都會被吐槽是直男審美。所以跟GAY混在一起,其實還學了挺多東西的。

後來我換了一家公司。我學聰明瞭,面試的時候HR問我是GAY嗎,我微笑著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我覺得同事們應該默認我是GAY了吧?畢竟我將從GAY身上學到的知識,都學以致用在了這份工作裡,同事們再也不會說我是直男審美了!

而且我發現,被認為是GAY以後,和同事的關係也更親近了。原來「做直男」的時候,他們最多覺得我人挺好的,但不是所有話都會跟我說;但現在「成為GAY」,男生女生都願意跟我抱怨他們生活中的不順利,也會一起聊八卦。

對了,跟同事去GAY吧我也不止一次兩次了。當然,要是有GAY來跟我表白的話,我還是會跟他們挑明身份的。

原來人們總說TXL跟普通人沒什麼不同,可是我覺得,他們本來就不一樣,而我們要承認這種不同——很多GAY在審美、藝術、細節把控這些方面就是很有天賦,作為直男,我的確自愧不如。

03.

當我成了殘障人,我才意識到以前自己真的恐同

講述者:毛毛小叔

我原來的心態可能跟大部分直男一樣。我覺得我並不歧視TXL,但看到網路上很多GAY博主,還有影視劇裡出現TXL角色,我還是會生理不適。我心想:作為「非主流」群體,你們過自己的生活就好了,老是出來給別人看幹嘛?

當時我並不理解,為什麼我的這種想法在網路上會被人罵恐同。

我是一個工科男,從小到大身邊都是直男,生活挺普通的。我覺得我就是社會上的主流,畢業、工作、買房,每一步都按照父母期望的標準路線走。但2019年的一次交通事故改變了我的一生,也改變了我對很多問題的看法。從此,我從社會的大多數變成了少數,開始注意到以前忽略的事情。

在那次事故中,我失去了一條腿,餘生只能在輪椅上度過。在以前的生活中,我很少在路上遇見坐輪椅的殘障人。雖然也有過疑問,但卻也沒有深究,畢竟這件事沒有影響到我。

當自己變成殘障人以後,我才知道出門實在是一件很困難的事。從餐廳到銀行,甚至有些醫院,很多公共場所都缺少無障礙設施。而馬路上的盲道大多數時候都是一個擺設,腳踏車、機動車都隨意擋在上面,根本無法正常使用。

我發現,殘障人在社會上的能見度真的很低。普通人很難站在殘障人的立場上去思考問題,如果我們自己都不發聲的話,那根本沒有人知道我們日常出行原來有這麼多困難。

回想起當時對于性少數的態度,我終于有點能理解了。普通人可能一輩子都沒有辦法想象少數人在日常生活中可能遭遇什麼樣的不便、輕蔑甚至歧視。如果少數群體說出了自己的需求,而我們還置若罔聞,甚至責怪他們為什麼這麼高調,未免也太缺乏共情能力了。

原來當時自己「不歧視,但不想看到TXL」的心態也是一種恐同。

00.

最後

在英劇『性教育』中,男主角Otis和他最好的朋友Eric擁有銀幕上罕見的直彎友誼。

影視劇描繪了一個非常理想的場景。在Eric生日那天,作為直男的Otis穿著女裝出現在派對上,表示對好友的支持;而當Otis發表了對同志的不恰當言論後,他也立即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並對Eric道歉,「我認為你是我認識的最酷、最勇敢、最善良的人。」

『性教育』中的直男主角Otis(右)和他的GAY朋友Eric

直男和男同真的能成為朋友嗎?

面對這個問題,美國心理學家、家庭治療師Rob Garfield在他的『打破男性密碼:解鎖友誼的力量』一書中給出了充分的解釋。

在他看來,許多直男擔心,如果他們和別的男人,尤其是TXL靠得太近,就會讓別人覺得自己太不「陽剛」,甚至是軟弱和變態。于是,他們開始對和TXL交友產生謹慎和不信任的情緒。

還好,隨著社會文化的逐漸進步,我們已經看到了越來越多的直男放下了「有毒的男性氣質」的束縛,開始拓展自己的邊界,和不同取向的人成為了朋友。

像傑思特、Bryan和毛毛小叔一樣,許多和GAY做朋友的直男都在這些友誼中找到了差異的價值。在他們的經歷中,個體的不同為彼此提供了多元的視角,也促進了自己的成長。

「我很高興和不同性取向的人成為了朋友,要不然我現在每天可能都只和直男連麥打遊戲了。」Bryan說。

文章的最後,我們還想再一次為李易峰打CALL。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