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千萬不要騙爸媽說你是攻!我媽思考了一根煙的功夫,直接問我「可不可以只做攻不做受?」

千萬不要騙爸媽說你是攻!我媽思考了一根煙的功夫,直接問我「可不可以只做攻不做受?」
2021/12/20
2021/12/20

封面|Unsplash

出櫃是很多TXL的必修課。

成功出櫃前你好似負荊請罪,相親、心理診療、求神拜佛、電擊治療(誤)……你聽爸媽的話都去試了個遍,終于熬來了他們的妥協和理解。成功出櫃後,你想風平浪靜地和GAY蜜拼酒量,一杯敬BLACKPINK一杯敬自己,可惜爸媽又勸你少去GAY吧,年底帶個男友回家更要緊。

成功出櫃的GAY總是被人羡慕,但你永遠想象不到,爸媽知道你是GAY之後,言行能有多吊詭。

爸爸淘氣3000問:男生之間如何那啥……

媽媽忽變高質量閨蜜,開啟隱藏多年的靈敏GAY達 ……

其實這些還不算什麼,我們找到幾位出櫃人士,盤一盤爸媽那些可氣又可愛的迷惑行為。

01.

紙是包不住火的,但我爸是滅火英雄

講述者:小柳丁

崩潰著和我爸坦白的時候,我爸一臉淡定:「怕啥,老子早就猜到了。」

事情發生在去年九月份,當時因為感情不順,我陷入了中度抑鬱。

爸媽非常擔心我的狀態,有一次去陪我看完心理醫生,老爸就直說有什麼事都可以和他說,無論什麼難以啟齒的事他都能接受。他的語氣像一陣強心劑,于是我顫顫巍巍的在他手機上搜索—— 「我的孩子是同性戀該怎麼辦」。

搜到後我就遞給他看,當時心裡很慌張,以為會等來他的雷霆震怒。萬萬沒想到,他看過之後只是很平靜地說,他很早前就觀察出來了。

在我對他出櫃的那晚,他回到家就去搜索「同性戀」,我弟剛上四年級,看到了就一直纏問他咋回事,他只是輕描淡寫地說:「別吵,我在了解你哥的事情。」

可惜我媽比較難以接受這些,所以那時候我媽還被蒙在鼓裡,老爸也沒洩密。不過紙是包不住火的。

班主任的女兒和我是同班同學,因為這層關係,班主任也知道了我的性取向。後來我媽把抑鬱證明發給班主任的時候被告知,「你難道不知道你兒子喜歡的是男生嗎?」我媽很久之後才回了個字。

「 哦」。

我就這樣被出櫃了。

爸媽都知道我是GAY後,我媽始終沒和我多說什麼,她還是固執地希望我以後能和女生結婚生子。

直到有一天,我們全家人一起出去玩,在路邊看到這樣一幕:一對夫妻和一個小男孩在路邊手牽手散步,而那位女士留著酷似男生的短髮。弟弟驚訝地說,「阿姨的頭髮好短啊,我還以為是這一家三口全是男的!」

然後我爸立刻就補了一句:「三個男的,也可以是一家三口啊。」

淦!當時我這心裡感動的,眼淚瞬間破防了。

爸爸真的為我了解了很多,後來也一直對我說,「想和男生在一起就去找男朋友唄,路是自己走的,辛福是自己的,只要不違法。」

02.

出櫃後,爸爸叫我多做義工度化自己

講述者:Immshd

我記得爸媽知道我是GAY以後,我爸有說過叫我多去做義工,可以度化自己。當下聽完哭笑不得,但老爸很信這個,語氣也很認真,我就笑不出來了。

我從事的工作這些年內卷特別嚴重,所以哪有時間做義工,後來自然就沒了下文。

我其實不是主動出櫃的。

畢業後,我以同學的名義帶了初戀男生回家。晚上我們一起睡還關上了門,父母就覺得很奇怪。後來初戀跟我提了分手,我很努力地想要走出來,但怎麼都開心不起來,爸媽就漸漸察覺到了什麼。好巧不巧的,他們又在我的衣櫃裡發現了安全套……

雖然我矢口否認了一切,但當晚我爸還是來找我談心,說小時候缺少對我的陪伴,媽媽太寵我才導致我「這樣」。第二天媽媽一大早還跟我吵了一架,直接說我在大學被人教壞了。

我在閩南的一座城市,我們這裡一些父母對孩子把控很嚴:不讓晚歸限制出行,出行還會問跟誰去什麼的。所以前幾年只要我晚上出門,不管是跟誰,我媽都會變得低氣壓。

再後來,他們開始避而不談這件事,即使我再因為這個再起爭執,我爸也會很冷靜地和我媽媽講:「我們過好生活最重要,他愛怎麼樣就怎麼樣。」

剛出櫃的前幾年,爸媽偶爾會冷暴力我,過分的時候就罵我「以後死在不知名角落」之類的。但是親戚朋友要介紹女生相親,他們也會默默幫我擋掉。只是有時會感歎,不結婚怎麼辦,沒有孩子怎麼辦。

好在後來他們真的變得開始試著專注于自己的生活,比較少過問我的事。至少不會再盤查式地追問我跟誰出去了。去年還出了一半的首付款給我買房,我想可能他們在擔心我以後的養老問題吧。

如果你在出櫃邊緣反復橫跳,那我有幾點不成熟的小建議想要分享:

1、你不主動出櫃,不代表櫃子不會打開。

2、人們常說出櫃的條件要經濟獨立,但我覺得心理獨立最重要。別讓父母覺得你永遠要被他們照顧,永遠是個孩子。

3、如果跟父母關係還不錯,出櫃以後記得多溝通和陪伴,以及給他們一些支持。

4、有時候也不要懼怕爭吵,要在爭吵中學會表達自己和自己的邊界。

但願能幫到螢幕前的你。

03.

老媽給我換了個陽剛的名字,順便搶走我的N種自由

講述者:母容雲海

出櫃前,我被我媽支配的只是「 秋褲自由」;出櫃後,我的人生失去了1000種自由。

最先失去的是我原本的姓名。

因為我落單太久找不到男友,我媽就開始著急上火,四處找大師幫我看姻緣。

最後遇到一位起名大師,因為我單名一個「雨」字,大師直言不諱地說我性格有點陰柔,但那不是我的錯,而是因為我名字裡水!太!多!

改名之後,我的名字比我本人要陽剛很多,但我緊接著又失去了「做受的自由和快樂」。

我媽是性格直率的獅子座,一向都自帶三分「姐就是女王」的威嚴。于是,她毫不難為情地想跟我搞清楚男生間怎麼那啥,反倒是我這個嘴炮小王子羞紅了臉。

弄明白之後我媽陷入了沉思,思考了一根煙的功夫,她從容地掐滅了煙屁股,直接問我,「可不可以只做攻不做受?」那語氣就像武則天要登基,與其說是問,不如說是通知。

我是真心羡慕某些攻,只是背著男友在外面偷偷做零(誤),而我就不一樣了,我要背著我媽偷偷做零。而且每次節目進行到半程,心裡的BGM就會莫名其妙地變成『魯冰花』,我整個人都會萎凋,總是覺得自己言而無信,很不孝順。

為了走出「夜夜想起媽媽的話」的心理陰影,我在 Blued上更新了自己的角色——「1」。

你還別說,愛情真的來敲門了。

我們住同一個社區,約在樓下小酒館見了幾次面,溜了幾次狗,話題也很投機,你來我往的感情竟然真有了熱度。

現在小長假的時候,我媽都會來看我們,來了還會幫我們做做飯,比外賣吃得健康。

我媽剛開始只是不把他當外人,話裡話外總誇他,現在熟了以後已經不把我們當人了。平時看到我倆互相貼面膜就說,「兩個損出,一邊兒畝去,給我也來一張啊。」

有一次我媽塗面霜不小心塗錯了BF的脫毛膏,我媽再提起他時已是連名帶姓,還說眉毛要是沒了就和我倆沒完。

那架勢和金星瞪眼一樣震懾。

完了完了,脫毛自由也被支配了。

00.

最後

因為資訊的不對稱,孩子出櫃後父母往往會慌亂地闖入一個矯正誤區。于是我們被推到了算命大師、相親對象、心理醫生……各種各樣的人面前。

同性戀沒有所謂的成因,所以也不存在什麼矯正技術。想要矯正性取向,神仙大概也沒有辦法,但如果你因為自己的同性取向,無法完成自我認同或有人際關係方面的問題,導致自己內心痛苦,那倒是可以找個心理諮詢師坐下來聊聊。

希望未來有一天,戀愛就是戀愛,公開就是公開,不再有「出櫃」一詞。不同取向不會被歧視,也不需要被優待,只被當作普通的個人事務被討論就好,就像你喜歡吃什麼一樣。

「看破不說破」是很多父母和TXL孩子的NOMAL相處模式,希望天下的父母未來只有一種迷惑:「嗯?喜歡男生怎麼了,這點兒小事也來煩我?」

願這樣的日子早點到來。

PS:歡迎在評論區說說你出櫃後父母的迷惑行為。

🌈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