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公園、廁所對男同性戀有什麼意義?

公園、廁所對男同性戀有什麼意義?
2021/12/12
2021/12/12

本文轉載于「李澈學長」

前兩天澈澈和一位年長的兄長交流,40多歲,無意間聊起了他們那個時代的交友途徑。

兄長年輕時,互聯網還未普及,他們那時的交友管道主要是——公園和廁所。

公園/廁所,對於前互聯網時代的同性戀們,有著特殊意義。

01

有許多關於男同性戀的文學作品裡,都提到了公園和廁所。

白先勇在長篇小說《孽子》中寫道:「在我們的王國裡,只有黑夜,沒有白天。天一亮,我們的王國便隱形起來了,因為這是一個極不合法的國度···我們不被承認,不被尊重,我們有的只是一群烏合之眾的國民···說起王國的疆域,其實狹小得可憐,長不過兩三百公尺,寬不過百把公尺,僅限於臺北市館前路新公園裡哪個長方形蓮花池周圍一小撮的土地···那一排終日搖頭歎息的大王椰,如同一圈緊密的圍籬,把我們的王國遮掩起來,與外面世界,暫時隔離。」

這裡描寫的同性戀王國取材於真實存在的臺北二二八公園。

另一位當代著名作家王小波在小說《似水柔情》中也提到了同性戀活動的主要場所——公園。小說中寫到:「這個公園是同性戀聚集的場所,他們議論起男人時,就和議論女人一樣。」

至於公廁,在以《似水柔情》為藍本改編的電影《東宮西宮》裡,影片開頭就有員警去廁所監視同性戀活動的情節。

在國外的一些同志電影裡,公廁更是成了兩位男主角相識相戀的起點。比如《烈焰焚幣》中的豪門敗家子內勒就是在公廁與居無定所的安吉爾打完P後,將其帶回家,後來相依相戀。

以展現倫敦男男生活浮世繪的電影《迷情月臺》,也注重刻畫了倫敦同志的集聚場所:公廁。據說該片原名是「迷情公廁」,後用「月臺」成功代替「公廁」躲過了出版方的審查,才得以通過BBC推廣。

在《迷情月臺》裡,「Glory Hole」在片中是特別突出的場景。它的中文直譯是「神聖之穴」,但後來者又賦予它另一個更具中國特色的名字,即「鳥洞」。

鳥洞在中國出現後,成了男男發洩欲望的場所。只不過和其他地方相比,鳥洞由於特殊的環境和構造,使得它更具有隱蔽性、私人性和匿名性。

02

平日裡我們談起公園或者公廁,只覺平常,可一旦跟同志群體聯繫在一起,尤其加上歐美的濾鏡和男人的美顏,公園公廁就總能令人浮想聯翩。

澈澈在思考,為什麼在許久以前,同性戀會將公廁/公園作為自己的交友管道。

公園供公眾遊覽、休息、觀賞;公廁供人們解決三急,這些功能並沒有改變。

但公園或公廁處于市中心或商場裡,這成為同性戀者尋找同類的理想場所,因為在前互聯網時期,只有市中心的公園和商場等公眾場所是人員流動最頻繁、人際關係最陌生的地方。

如果在一定的場所沒有大量人員以及流動的話,對於同性戀而言,他們找到同類的幾率就很低。但如果在固定的場所中都是熟人的話,對於害怕暴露自己性傾向的同性戀而言,他們又不敢在其中長久逗留。

只有在人流量大,人際關係又疏離的公園和公廁,同性戀可以大膽的釋放自己的欲望,撕去面具,做回自己。

公園/公廁展現了同性戀活動場所的典型特徵:隱蔽、狹小、疏離。

03

福柯提出過一個概念叫「異托邦」。異托邦和烏托邦一樣是美好的、自由的;它和烏托邦的不同之處在於前者是在社會中真實存在的,而後者只是理想的。

公園和公廁,便是前互聯網時代的同性戀「異托邦」。

在這個充斥著同[性.欲]望的空間,表面上是公共設施,但在主流群體的不知覺下,它又是同性群體釋放欲望的空間。它是真實存在的空間,對於同性戀而言,它是美好的自由的。

當然,以公園公廁為代表的同性「異托邦」,在時間上又呈現出特殊性。它的時間座標上往往只有黑夜。《似水柔情》裡提及的公園只有在夜晚才是典型的同[性.欲]望空間。同性戀者不敢在白天——光天化日之下表達自己的情色愛欲,而黑夜為同性戀者的尋友、交流、親昵等行為提供天然的屏障。

正如《孽子》中描述的 :在我們的王國裡,只有黑夜,沒有白天,天一亮,我們的王國便隱形起來。

同性戀公園/公廁的出現,是人性本能與社會立法抗爭的結果。它真實地揭示了異性戀強勢、霸權、壓迫的一面,尤其對於其中的同性戀者而言。

在兄長那一代同性戀裡,完全屬於同性戀自己的空間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是沒有的:一方面限於經濟條件和住房水準,絕大多數同性戀是與家人共同居住。

另一方面,即使有少數同性戀者有自己獨居的住房,但是在相對固化的鄰裡環境中,害怕暴露性取向的同性戀只能抑制真實情感,避免遭猜疑。

05

將視角拉回當下。我原本認為,在當今社交軟體普及的情況下,公園或公廁的同性  交友功能會被完全代替。

與朋友們交流後得知現實並非如此。

在交友軟體上,當兩個人鼻子對上眼睛,在荷爾蒙的催化之下,限於經濟條件,又不願意出錢找個正規處所,公廁的地位和作用也就呼之欲出了。

換句話說,APP成了交友途徑,公園/公廁成了部分同性戀的釋放場所。

另一方面,對於上一代同性戀者,亦或者在智慧手機還未普及的落後地區的同性戀,公園和公廁依舊是他們的主要交友途徑。

公園、公廁等同性  欲望空間雖然對於大眾來說似乎是一個超現實作品,但是它確實存在,而且充溢著各種同性之間的愛恨情仇、聚散離合。

參考資料:《愛悅與規訓》 周丹著

- END -

作者 / 李澈  排版 / Simon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