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年輕的時候,我是直男的寵兒,我想世上最痛苦的,便是一個GAY愛上了直男

年輕的時候,我是直男的寵兒,我想世上最痛苦的,便是一個GAY愛上了直男
2021/12/26
2021/12/26

封面圖來自互聯網

我現在都還記得你們,在讀書時照顧過我的直男們,即使我們不再聯繫,我也願你們被世界溫柔相待,即便天涯海角,我的X先生們。

01 最像男朋友的T先生

剛上高中的時候,T先生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個子不高,甚至有些矮小,膚色偏黑,走在人群裡找不到的那種。但是他比較耐看,五官端正,睫毛還很長,越看越好看。

上高一時我不善於交流,還和家裡人鬧彆扭,所以在學校裡一直都鬱鬱寡歡,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樣子,T先生是班級裡第一個主動和我說話的人。我們的關係便是從他的主動開始的。

有一次他紳士地伸出手,像是邀請我去吃晚飯,我就順手搭過去。一陣久違的溫暖從他的手心蔓延到我的心裡。

我和T先生相處得很好。在熟悉之後,我們一起吃飯,一起洗漱,一起上課下課,總是粘在一起。

那個時候,網路上流行「親」這個詞,我們就在生活裡也這樣叫著,曖昧不明。有時我還會稱呼他為「大朋友」,他人又不大,我也不記得這個稱呼是怎麼來的了,只是這讓我有了一種莫名的安全感。

漸漸地,我對他有了強烈的佔有欲。見他不理我,或是和其他人走得近了,我就會吃醋,毫無顧忌地在他跟前鬧,但他總是包容我。一起走路的時候也照顧我,他一邊抱怨我走得慢,一邊又放慢了腳步等我。

就是在這些小事裡,我陷入到了他給的包容和安全裡,好想鼓起勇氣向他表白。有一次晚課期間,我和他在操場上散步,我先用「假如有個男的喜歡你,你會怎樣?」做鋪墊。

沒想到他十分淡定,像是知道了一切,然後說了句讓我記憶深刻的話,「你喜歡我沒關係,只要你不影響到我的生活。」

我以為表白會讓我們的關係瓦解,沒想到他對我更好了。他為了怕我尷尬,會用「秀氣」代替「娘」,包容我的粘人,包容我的撒嬌,他活成了男朋友的樣子。

我們依舊像從前那樣在一起,但有一次我心情不好,就沖他說了一句,「親,你抱我一下行嗎?」他二話不說就抱了我。

那個擁抱我銘記了許久,也讓往後的日夜多了許多遐想。

快期末的時候,我同他鬧矛盾吵了起來。其實也不應該說是吵,因為他總是會讓著我,我心裡不爽快就發了瘋似地沖他說,「都是因為你,把我變得對你這麼依戀,都是因為你,把我的人生軌跡都給弄亂了!」我以為他會還口,但他依舊默不作聲站在原地任憑我說,看不清眼底的情緒。

那個學期結束後,我們的關係就開始淡了,他和我打招呼,都是直呼我的名字,而不是像從前那樣叫我「親」了。

我們的故事到此結束,我只希望他能原諒我的任性。

02 寫字很好看的L先生

同T先生結束後,我又認識了L先生。

L先生黝黑皮膚,長得還有些著急,但十分高壯,就是我喜歡的那種高大成熟的類型。

我給他寫了一封信,托朋友送去,並帶了一瓶阿*姆奶茶。我還知道了他的QQ,他在QQ上同我聊得很來。他總是叫我小弟弟,並沒有對我的喜歡表示厭惡。

我給他寫了兩封信,他也給我回了兩封信,都是用鋼筆寫的。乍一看字跡有些潦草,但仔細看每個字都帶著一種豪爽與瀟灑,蠻漂亮的。我能看出他是在認真回信。而且他說很高興能在畢業之前認識我,那時的我心花怒放。

他信裡有一句話讓我印象深刻,「三年時光如一支煙的功夫,眨眼就過去了」他讓我珍惜時光,至今想著,還總是有些愁惘。

他是單招提前離開學校的,那天早上我同朋友去教室裡找他,但是他已經走了。我懊惱自己沒來得及跟他說一句再見。

好在後來他又回學校一次,為了做宣傳,我心裡歡喜得不得了。我便去找他,他在教室裡忙活著,看見我便走了出來,我們就站在門口尬聊了幾句。

其實,我想說「可不可以擁抱你一下」,但可惜沒有說出口。

03 又高又壯的體育生H先生

第三個男孩是一個體育生,叫H先生,是我在複讀的那半個學期認識的。

我現在還會夢見他,因為他身上有種收斂的豪放感,不過分招搖,又帶著細膩。在夢裡的時候,他會變得曖昧不清,總是讓我在夢醒後迷惘很久。

H先生和大多數體育生一樣又高又壯,一身結實的肉,還有體育生的那種老成感。

他人豪爽,不拘小節,很會照顧人。每次搬水的時候,他怕我搬不動都會問我要不要幫忙,有一次,他逞強搬了兩桶水,我說我自己來,他就淡淡地說了一句,「我先搬回教室,等下回來幫你!」

因為我複讀壓力比較大,就和他聊啊聊。他就讓我錘他的胸口解解氣,他總是憋足了氣,拍拍胸脯,然後朝我使了個眼神。我還真打了幾下,後來覺得害羞就沒再這樣做了。

畢業的時候,我畫了一副他的家鄉風景畫送給他。他把畫裱了起來掛在了他房間最醒目的地方,說這是他每天早上起床就能看到的地方。我被他說得竟有一些感動。

奇怪的是,我從來沒想過要和他表白。後來畢業了,我開始和他在網絡上聯繫,有一回我說不喜歡聊天軟件裡「拜拜」的表情。結果在下次聊天結束時,他發了「再見」兩個字,還告訴我,「你不喜歡,我就不發那個表情了。」我心裡像是被狠狠地抽了一下,猝不及防。

再後來,我在他空間裡發現了他跟女朋友十指相扣的狗糧照。

最後

我想世上最痛苦的,便是一個GAY愛上了直男,但仔細想想,我又是幸運的那一個。

感謝命運把他們送到我的身邊,他們的包容,他們的溫柔與那不經意間的溫暖讓我一路都踩在了「繁華似錦」上。他們任何一個人都沒有生出那些所謂的厭惡與歧視。

他們待我的溫暖,讓我覺得這個世界可愛又充滿朝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