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校園同志故事:我被直男校草奪走了初吻

校園同志故事:我被直男校草奪走了初吻
2021/12/28
2021/12/28

校園同志故事:我被直男校草奪走了初吻

本文轉載於知乎

白鯨學長

01

舞臺上,男主和女主激烈的爭吵著,就在矛盾已經激化到不可調和時,他一下子抱住了她,用最熱烈的平復住了所有的喧囂。然後他輕輕的抬起頭,環顧著空蕩蕩的觀眾席,拍下自己的額頭,沒錯,他又忘詞了。

「傑,多少遍了你就是記不住臺詞,明天彩排如果還是這樣,我只能考慮換主演了。」隨著導演的一聲怒吼,今天的彩排就這樣結束了。

傑無奈的笑了笑,打量著舞臺上移動的燈光,「嘿,打光男孩,我們要走了。」

沒錯,聚光燈永遠是屬於他的,而我只是一直的陰暗角落裡注視著他的打光男孩。

02

傑是我們學校話劇社的顏值擔當,英俊的相貌,筆挺的身材,就像是所有青春劇裡的初戀男孩,不經意間的一個壞笑,就可以像小狼狗一樣把自己的獵物收入囊中。

而即便是這樣的風雲人物,也有久攻不下的城池,他的約會請求又一次被飾演女主的喬拒絕了,原來在臺上他們可以忘我的接吻,而台下卻連牽手都那麼的奢侈。

看著他意興闌珊的收拾著東西,我終於鼓起勇氣:「嘿,我要不要一起回去,我想我可以幫你練臺詞。」

此刻的他一定很需要人陪吧,果然,他沒有拒絕。

03

在他家的泳池邊,兩個同樣是抑鬱不得志的少年,舉杯痛飲著。

「也許喝酒能讓你快點進入情境吧。」我自欺欺人的說道。「你知道嗎,我從一開始就看上你了。你從沒有一次...」

「欺騙過那個男孩。「我幫他把忘記的臺詞接上,順便將杯子裡的酒一飲而盡。

「草,又忘了!」 他脫掉了上衣,一下子跳進了泳池,小麥色的肉體在淺藍色的水波裡若隱若現,周圍彌漫著青春獨有的荷爾蒙氣息。「跳進來。」他回過頭對我喊道。

「不了」

「哈哈,害羞的打光男孩啊,沒關係這裡有淺水區。」

我脫掉了衣服,和他一起在泳池嘻嘻,喝酒,聊天.....

04

「我不敢相信這是你第一次抽煙,我絕對是把你帶壞了。」

「這有點酷」,我接過他遞來的香煙,深深的吸了一口,咳嗦了幾聲。

「我只需要一根香煙和一個口,想來日子就完美了。」他自顧自的說道。

「你在學校裡有和誰親熱過嗎?」

「我只是不想約會,討厭那些自以為是的女生,我可能比較敏感。」

我笑了笑。「你根本就不懂我。」他爭辯道。「

你也不瞭解我」。

「你有嘗試過嗎?」他問道。

「你有嗎?」

「我先問的。」

「我打賭你沒有。」

「你給我試試吧,打光男孩。」他轉過頭看著我。「掏出來。」我也同樣注視著他。

「我不是gay。」

「無所謂啊,反正我也不敏感。」我把目光收了回來。

他又看了看我,沉默了一秒鐘,縱身跳到了泳池。

「我從沒有接吻過。」我看著他在水中的背影,失神的說道:「馬上就要大學畢業了,我還沒親過一個人。」

「你說真的?」他轉過身。

「聽著,要是跟任何人說,要一定宰了你,我從沒被口過。」然後我們像兩個天真的孩子,一起笑著...

05

「哇,從來沒接吻過啊,過來。」

我來到他的面前,他輕輕的抱住我的頭,然後用他的嘴唇觸摸著我的嘴唇,舌頭吮吸著我的舌頭...「

這個感覺怎麼樣?」隨後他躺在泳池邊,自顧自的看著星星,他的腿正對著我,月光打在他健碩的身子上,像鍍上了一層銀白的鎧甲,在這個寂寥的夜裡熠熠生輝。

我走上前去,撫摸著他的小腹,慢慢的褪下他的短褲,小心翼翼的朝他的身體俯去。

忽然門外傳來了一個女孩的聲音,他一腳踹開了我,我重重的摔在泳池深處。

原來是她來了,那一刻,我好想就這樣一直沉在水底。

本文改變自同志電影《膽量計畫》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