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賊王:凱多敗北謝幕!魯夫創造了一個讓人能吃飽飯的世界

加油娜娜酱 2022/05/25 檢舉 我要評論

如果說草帽一伙與凱多起沖突的初始起因是與羅建立打倒四皇的同盟,那進入和之國后魯夫要打飛凱多最重要原因就是另一個:

在我們離開這個國家前,把這里變成你(小玉)每天都可以填飽肚子的國家!

這是魯夫與艾斯跨越時空的共同心愿,與「火拳槍」一樣,是魯夫繼承艾斯遺志的象征。

在兔碗監獄大逃亡劇情里,魯夫再次重申了自己的兩個目的:

1、打倒四皇,成為海賊王。

2、「我答應過在九里把自己的食物給我吃的一個叫「小玉」的朋友,要把這里改變成可以填飽肚子的國家。」

魯夫:「我們是來這里打倒凱多的!」

還好小玉是個孩子,要不然這種直球真心話,就像亞馬遜莉莉那里「我一點也不后悔打了天龍人,你知道他們對我的朋友做了什麼嗎」一樣,徹底俘虜了女性的心。

魯夫要讓小玉吃飽飯的心愿,其效力界限在「魯夫太郎的報恩」一話表現得更徹底。

他對桃源農莊糧食寶船的抱怨是「 為什麼只有他們獨享?」

截下糧食寶船后對羅的講解是「阿玉給我東西吃,我要報恩,這只是個開始!」

然后就急匆匆去和博羅鎮居民搶肉吃了。

對于幫助其他人擺脫饑餓,魯夫有不好意思地反省過,「這次做了好事呢」。

羅的評價就更不留情,「海賊居然做‘好事’,害得我都想吐了。」

結果當凱多問了如此深刻的人生理想問題時,魯夫回答的居然是「要創造一個讓朋友能吃飽飯的世界」。

考慮到凱多經歷復雜的前半生,大概他也要吐槽「不,不該是這麼沒志氣的想法,打倒我后你朋友就可以吃飽飯了,我問的是更深遠的人生理想。」

一個人的想法受限于自己的見識與偏好,用劉禪這麼極端的例子就是想說明魯夫這種只顧當下,只愛斗蟲、吃喝、開宴會的白癡腦袋,答出這樣的世界很貼合角色設定。

「貫徹正義的世界,去找我爺爺啊,眾生平等的世界,找我爹去啊。」

因為第1049話復盤了凱多對抗這個世界的一生,他與舊世界格格不入,但又沒有創造新世界的能力,只能「毀掉這個無聊的世界」。

如果喬伊波伊是存在的,世界注定要迎來巨大的變化,凱多自然會忍不住發問——

凱多:「草帽,說啊,你要創造一個什麼樣的世界?說一個類似‘和平的世界’,‘人與人互相理解的世界’,然后要我相信它。」

魯夫:「再見。」

凱多:「回答我問題,草帽!」

如果凱多問的是布魯克,這事就簡單多了。

布魯克:「給我一條女孩子的胖次再說!!」

海賊王漫畫第1049話通過凱多的回憶讓這個角色形象有了立體感,不得不提到以目前的劇情揭露程度,御田真不如凱多。

看完這一話,對凱多最直接的觀感就是: 人生像黑化居魯士,思想象黑化多拉格,戰斗像黑化卡塔庫栗。

— 1 —

人生像黑化居魯士

凱多回憶里,從小就是個得不到滿足感的刺頭,「我還沒打夠」,「為什麼要聽天龍人的」,「別把我當政治籌碼」。

這一點非常類似少年犯居魯士。

以鋒芒示人,與世界格格不入,找不到自己的歸屬。

唯一區別是凱多遇到的都是惡人,有將他賣給海軍的國王,有力量至上團建的洛克斯,卻沒有能點化包容居魯士的力庫王。

尤其這段凱多的早期人生,揭露了他成長過程中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自立,而是追隨并安于追隨著各種各樣的大哥。

老白你要是認他做兒子,就沒有后面那些破事了。

這讓我對他能不能成為喬伊波伊,創造一個新世界產生質疑,或許他天生就只能對舊世界不滿,擁有著摧毀而不是創造、改造世界的選擇。

燼堅信凱多就是命中注定的救世主,而凱多卻有另外的想法,這就像艾斯與白胡子的悲劇一樣,最忠誠的部下希望推你成王,而你志不在此。

「大和、御田,還有你似乎都等待著喬伊波伊,我知道喬伊波伊是誰了……」

「燼,喬伊波伊就是將來能打敗我的人!」

「那他就不會出現了。」

— 2 —

思想象黑化多拉格

同樣是少年時就對天龍人與世界政府提出質疑,凱多在鬼之島起兵聚會時,得出了自己對不平等的偏激看法,「把那些生來就高高在上的人拉進戰場,讓平等的殺戮戰爭決定人類的價值,這就是平等與自由。」

與凱多拉下人上人的操作不同,多拉格代表的是扶起人下人來尋求平等自由的思想,革命軍尤其強調被壓迫者自己要有反抗的意志,不是被別人給予,而是握在手中的真正自由。

與薩博初相遇時,多拉格會懊悔「我還沒有改變這個國家的力量。」

但他從未放棄「總有一天我會改變這個世界」的理想。

追求力量至上的凱多認可魯夫的實力,卻不認為魯夫有能力改變世界,恐怕也代表他同樣不認為自己具有改變世界的可能性。

我覺得凱多的思想就是黑化多拉格,更喪更極端。

— 3 —

戰斗像黑化卡塔庫栗

凱多和卡塔庫栗是少有的兩個前期全方位壓制魯夫,即使到了一錘定音的最終戰,無論戰斗力還是氣勢都不輸魯夫的角色,我們也可以簡單認為魯夫的主角光環在這兩個敵人身上影響最深。

武裝色、見聞色、霸王色、果實運用、果實覺醒,這兩個敵人全方位勝過魯夫,我會的你不會,你會的我更好,讓戰斗看起來難熬又絕望。

即使到了最終對決,凱多依然非常強勢,「你已經做得很好了,撐到現在不容易」。

不像其他敵人,到最終一擊時,往往心態和氣勢已經被魯夫壓倒,輸局又丟人。

如果說有細微差別,那就是凱多保持了一貫的功利主義,而卡塔庫栗明明開局守千陽號確保萬無一失,到了后期與魯夫惺惺相惜,老夫聊發少年狂。

反映在四個細節上就是:

一、卡塔庫栗保持了對魯夫更多的尊敬,凱多更狂熱。

「我已經不認為你的實力很弱了。」

凱多對魯夫實力的認可沒有這麼平和。

二、對占便宜事件的反應區別。

兩場戰斗非常相似的一點是魯夫中途都被偷襲,面對勝之不武的局面,卡塔庫栗選擇了自殘,凱多沒有補刀魯夫。

凱多可以說仁至義盡,卡塔庫栗就太客氣了。

三、面對魯夫求對轟的請求。

最后階段凱多和卡塔庫栗依然擁有戰力優勢,如果說凱多和卡塔庫栗有多種方式打敗魯夫,那魯夫就只有對轟這一種戰法有希望,兩個BOSS異曲同工地同意按魯夫的玩法。

但卡塔庫栗是用自己的人格保證了不躲、不逃、不玩花招,按對方的方式比試。

當魯夫準備開啟四擋蛇人與卡塔庫栗力量對決時:「我接受你的挑戰」

當魯夫準備畢全力于一擊時,卡塔庫栗也同意了對轟看誰倒的硬漢PK模式。

「我已經回答過你了。」

凱多畢竟是梟雄,魯夫不敢問,死死抓住他怕他逃過攻擊。

反而是凱多因為對魯夫的輕視,承諾正面接下魯夫的攻擊。

「行吧,我知道了,我就接你這一拳……」

再次承諾「這就對了,趕緊把手放開,我不會逃的」。

其實這反映了魯夫缺乏對這兩位BOSS的實力壓制,靠君子承諾讓戰局走向了單純不玩花招的直男對決。

四、對魯夫的終極拷問。

正因為卡塔庫栗更有武德,發問在戰斗之后,「你遲早有一天要來打倒bigmom麼?你看到的未來真是遙遠!」

而凱多這次不可能不補刀,所以發問在決戰前「你想要創造出什麼樣的世界?」

雖然我認為凱多對魯夫的回答會非常不滿意,不過那已是御田日記與后續劇情揭露后的劇情走勢了。

凱多正式敗北,四皇時代結束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