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天官賜福》同人文,師青玄和賀玄的後話! 「你守著那破風水廟幹什麼?難道你不是想借著香火召回師無渡的亡靈?」「我.....只是想他了」

ZHANGKEYUE 2022/02/27

自從神武大戰之後,師青玄便再也沒有回過仙京,謝憐問他為什麼不回來,他只說,做神仙也是活著,做凡人也是活著,與其天天煩著那些公文瑣碎,還不如給你騰出時間好好在人間玩兩把!再說,雖不是神仙,但是也有修為護體,暫時還死不了。

謝憐聽他這麼說,卻覺得這才是他認識的風師,無拘無束,逍遙人間,看來以前讓他做神仙,倒是屈才了!

師青玄還說了:「我在人間還有幾百號兄弟,都等著我回去重建幫派呢!太子殿下,你就莫要擔心我了!」

謝憐聽聞,先驚後笑,被他樂的開懷,說道:「風師大人,你莫不是真要建一個丐幫不成?」

師青玄抖動著手上的風師扇子,沒留意到,此時,師青玄身上的衣服還是那破爛不堪的丐幫黃袍!謝憐忍住不笑,倒也不是對他這一身行當表示鄙視,畢竟他曾經也穿過這身一副,而是覺得,這樣的風師跟以前一揮手便是幾萬功德的風師比起來,真是天壤之別。

謝憐說道:「風師大人你在人間歷練一番也好,等你什麼時候覺得無趣了,仙京隨時歡迎你回來。」

「行了!行了!你走吧!我到時候回去看你便是了!」師青玄推著謝憐的肩膀,正要下逐客令。

此時,謝憐才剛想起來,便轉身對師青玄說道:「對了,賀玄昨日問了我,問我知不知道你在哪?我當時並沒有告訴他,也是考慮到你的想法。」

師青玄聞言,臉色閃過一瞬的消沉,回過神就對謝憐說:「下次若是他再問起,你便說,我很好,不用他擔心!」

「明瞭!」轉眼間,謝憐便消失飛天,謝憐不像涉足他們倆之間的恩怨,畢竟站在哪一方都不好辦!

半年之後,師青玄便在皇城之外破敗的風水廟建立起了自己的一個舉國聞名的大幫派——丐幫,說他舉國聞名,倒也有些來頭,丐幫聽起來像是一個到處乞討,攔路打劫的小混混堆,但是,其實不然,這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幫派,其實是一個專門保送陸河運輸的一個鏢局,因為他們手上的幫派成員眾多,幾乎是遍佈全國,所以一呼百應,在短短的半年內,便建立了一個報送網。

再加上當家的廣交善緣,從收入中抽取一部分用作地方的修橋鋪路,一部分賄賂「官爺」所以,昔日被人瞧不起的丐幫,現在,卻是人人敬仰的好漢!但是這幫人也有一個傳統,那就是即使有了錢,也不住大宅子,穿綾羅綢緞,每個地方住的都是風水廟,廟裡祭拜都是已經過世的風師水師兩兄妹!

年年歲歲,天上的有些破敗的神官的廟宇早已經不復存在之,但,唯獨是這風水廟還好好保存著,供奉著兩個無主的神官!

「丐幫弟子們,就是有你們,才有今天丐幫的輝煌!來我們把這碗酒幹了!」坐在那高臺之上的人正是穿著破衣服爛草帽的師青玄,而且手裡還拿著一支拐杖,一邊手裡端著一碗酒,豪情萬丈的敬下麵的幾百號丐幫元老!

只見此時,風水廟上頓起波瀾,一陣狂風呼嘯而來,剛才還是月明星照的高空,此時正雷鳴四起,風雨交加,一道驚雷劈雲閃爍,不需看,肯定是有什麼妖魔狂狷而來。

師青玄更緊問道旁邊的一元老:「今日是什麼日子?」,那長老說「幫主,今天是七月十四。」

師青玄臉色緊繃,大驚:「什麼?你不早說!虧我還選在今天慶祝,我們可是要碰上鬼了,今天是上元節!」

頓時,座下譁然一片,有人驚恐到:「幫主,你不是下界的神仙嗎?你要不試試.....」

師青玄正想著法子對付突如其來的妖魔,可是奈何現下法力不濟,不知道能撐多久,可是還是想著硬著頭皮上!

可是,不待師青玄思索,一道靈光一閃,風水廟內漆黑一片,繼而狂風大作,席捲而來,廟內之人紛紛驚慌不以,都道:「有鬼啊!」但是,片刻之後,屋內的燈火依然恢復,人人都看看身上有沒有少塊肉,卻發現,幫主......不見了!

原來,師青玄是被帶走了,而且還被一帶長娟蒙上了雙眼!

那人摟住他的腰間,另一隻手挽住他的胸前,穿梭在雲霧之間,生怕他會馬上逃走,那人說道:「別怕!跟我走就是了!」

「你到底是誰?為何要把我劫走?」

那人遲疑「你的故人!」

雖是這麼說,但師青玄也猜到幾分是誰了,於是便放聲笑道:「哈哈!明兄!你想我了,也不用這樣把我擼走吧!你只需說一聲,我馬上就會到你的地界去拜訪一番!」

賀玄臉色一僵,抱著更緊,說道:「看來,還是瞞不了你!這麼久都不見你下落,我以為都去跟別人生孩子了呢!」

師青玄歡笑不止:「哎呀!明兄,你知道我最煩的即使拖家帶口,別說給我個孩子,就是給我個女人我也不敢要啊!」

賀玄聽了,像是松了一口氣。

師青玄又說道:「嗯!如果明兄要做我的妻子的話,我還是勉強可以考慮一下的!怎麼樣,明兄,你可願意?」

賀玄嘴角見笑,卻難堪的很,說道「是嗎?你不是說你不喜歡拖家帶口嗎?」

師青玄突然張開雙臂,就像一隻鳥兒一樣,此時的天境,一人抱著另一人飛翔,而那個被抱著的人張開雙手時卻像那擁有天地的天神一樣。

「跟著明兄怎能說是拖家帶口呢?只要明兄你不要嫌棄我便好!」

聽他之言,賀玄的臉卻越發的冷靜與沉默!

「是嗎?那你以前也是這麼粘著你哥哥的?」

聽到「哥哥」這一個詞,師青玄原本笑著的臉突然好想被狠狠地潑了一盆子冷水,然後便是長娟之下,隱隱滲出的熱淚,師青玄忍不住抽搐著!

而此時,已經到了黑水的水域(這個字)!

賀玄鬆開懷抱中的師青玄,兩人牽著手緩緩降落在黑水的府邸之外!

「跟我走,去洗個澡吧!」

「不用了,我這樣子挺好的,就讓我這個模樣吧!」

賀玄眉間緊鎖,神色有些不悅,想要反手將他抱起,可是就是被師青玄緊緊地拽著,拉也拉不動,就在原地那裡,無奈地立者,「你在怪我?用這種方式報復我?」

「沒有!」

「那你守著那破風水廟幹什麼?難道你不是想借著香火召回師無渡的亡靈?」

師青玄無以言對,某一刻,他真的恨不得把賀玄打得魂飛魄散然後把哥哥要回來!可是最後還是放棄了,不知道為什麼!也許他實在是太累了!

「我.....只是想他了!真的!」一邊說著,一邊忍者那一直留下的淚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