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火影:因陀羅的生存之道,與阿修羅的團結合作,哪個更實用

ZHANGKEYUE 2022/04/11

岸本暗示的因陀羅一脈都是個人主義根本不合理,但是憑什麼就認定了阿修羅一脈都是集體主義,都是人心所向?

那麼因陀羅一脈他們實際也是為了和平奮戰,到底圖的什麼?這個行為本身難道不就是利他嗎?

出于長遠目光,為潛在的受害者謀福利,這不應該是集體主義所為嗎?

比如說這些話到底從何而起呢?

為什麼就一竿子打死了佐助在孤身奮戰?

有沒有可能,我的意思是可能。

論證鳴人身邊一堆人,是人心所向的圖片,這裡面的人才是少數?

他們都是非富即貴,是五大國的既得利益者,最次都是精英,族長什麼的更不用說了,有沒有可能,他們才是少數?

實際上有的是,不和火影有點師生關係或者親戚關係就碰不到火影位置的低級忍者?有的是被五大國紛爭壓迫的小國人民?有的是沒有家族穿承沒有三忍做老師的普通忍者?有的是被這個死亡率很高的,天天爭權奪利害死的忍者?有的是因為不斷戰亂而生活水準下降的平民?他們才是多數?

其實上面那張圖裡面的人才是少數?

火影700集,集集體現它的世界多麼殘酷,多麼差勁。上面一個個的五大國的人上人,能說明什麼?

比方說鷹小隊吧,他們之所以能夠和佐助共鳴,難道不是很大理由就是,他們都是「失敗者」?水月全族被滅,重吾有精神問題,香燐被滅國,因為他們是失敗者,是邊緣群體,哪怕離開大蛇丸的研究基地也無處可歸。

所以才和佐助立場一致,願意一起浪跡天涯?

佐助能夠擁有的「朋友」真的會少嗎?

我知道因陀羅一脈也未必在乎朋友不朋友的,但是我的意思是能夠志同道合的人難道真的很少嗎?

難道不是岸本有意指引我們這麼去想嗎?

宇智波鼬說的其實都是在胡扯,只是因為他一如既往的把那些失敗者不當人了而已,就像把宇智波的其他人開除人籍一樣。

其他的因陀羅一脈不也一樣?難道因陀羅和斑說的問題不是客觀存在的?群眾是很愚蠢,但是沒有那麼愚蠢不是嗎?

他們指出來的問題,比如說因陀羅表示的,接下來肯定會世界陷入戰亂,其實這個隱患是一直客觀存在的不是嗎?

斑說的,長居木葉,宇智波一族很可能有危險,其實也是客觀存在的不是嗎?

我不覺得指出客觀存在的問題,試圖解決,不是集體主義所為,也未必不會受到大眾的歡迎。

岸本這裡提的「同伴」其實不過是能夠發言的人吧?他們都是核心人員,受益者,他們厲害,他們是大族族長家的少爺小姐,是精英忍者,其他人呢?他們何曾發言過?

就像隨便拉出一個宇智波鼬屠殺當晚的普通女孩,她會怎麼看待這件事?會認可二代目說的她們全家都是精神病嗎?

但是他們已經死了,死人又不會說話,更不會站在鳴人身後。

最終的終結穀決戰的時候,佐助是很明確自己要做的事情的,提出了自己方案。

鳴人呢?不是一直在打感情牌,顧左右而言他,轉移話題嗎?他一個方案都沒有就要佐助相信他,是不是過分了一點?畫餅呢?

每次佐助試圖說正事,搞事業的時候,他的敵人就和他說愛,說他不懂愛,因陀羅一脈都是這樣,然後看著自己的預言成真。

佐助(因陀羅):雖然我未必是正確的,但是你們這些試圖用愛發電的人肯定是有問題的,是我們倒楣,跑錯了片場,火影這個世界裡,愛就是能夠發電的,我們老老實實用查克拉自己發電有什麼意義呢?反正沒有愛,火之意志這種玄之又玄的東西有用。我和他們講未來,講和平,他們只會說愛,說我們缺愛,不理解友情。

結尾佐助的認輸在我看來類似于:累了,毀滅吧,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起碼鳴人夠朋友了,我就順著臺階下吧。這個宣傳用愛發電,實際上每次都重復悲劇的世界也沒必要去努力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