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GAY+舔狗體質=?

GAY+舔狗體質=?
2021/12/29
2021/12/29

這是轉載于淡藍彩虹電臺第4期節目,這一期邀約了網路作家王泡小泡的一篇隨筆,是關於幸福的一點點思考,一起來聽吧。

有一天晚上,朋友打電話問我:「人民大學附近有什麼好吃的?」

我問他:「是要到那邊談工作嗎?」

他說:「不是的,還記得我跟你說過我很喜歡的那個男孩嗎?我約他吃飯,可是他離我家太遠,所以我想到他附近,去請他吃飯。」

那個男孩,他之前的確跟我提過。萌萌的,有點奶,完全是他喜歡的類型。

只是,對方並沒有很喜歡他,起碼是現階段,對方只把他當作普普通通的朋友,大概甚至都不算是備胎。

我的這個朋友,跟我住得很近,也就是說,從他住的地方,到人民大學那邊,要轉兩次捷運,全程大概要經過二十多站,大約花費近兩個小時的時間。

以我對他的瞭解,他願意如此長途跋涉,真是難得。

後來,他就真一個人坐很久的捷運,到人大那邊,請男孩吃飯。

過程中,還拍了幾張照片給我看,是他們吃飯的過程。

我問他:「接下來,你們有什麼安排麼?」

言外之意,晚飯過後,又小酌幾杯,大概可以順理成章發生點什麼吧,更何況已經千里迢迢的跑過去了。

他說:「也沒其他的安排了,跑這麼遠來,本來就是想跟他吃一頓飯。能這樣吃一頓飯,就已經覺得挺幸福了。」

那一刻,也不知怎麼,我的心被深深地觸動了一下。

大概因為我已經不再如此單純。

我們在這城市生活得越久,越善於去計算成本。

做一件事情的成本有多少,能得到多少回報?

甚至,有時候,就算要約個飯,可能也會想,這一次誰請客,要不要AA制;如果這次我請,下一次他還會請回來麼……至於約飯的地點,就更是一個難題,離誰更近一點,才能算是公平或者合適?畢竟城市這麼大,而大家時間都很寶貴。

我們有時候,自己可能都意識不到,自己已經變成多麼善於算計的人。

每個人嘲笑著學生時代做的那些數學題都沒有任何卵用,可後來都變成了不起的數學家。

關于付出,關於收穫。

關於同一段時間,如果我拿來跟網友見面,或者拿來去談業務,或者自己一個人呆著看一部電影,到底哪一種選擇會更加讓我快樂,不對,應該是讓我得到更大的利益?

看似每個不經意的選擇,其實都在心裡面衡量計算過了。

這樣說,確實有點難聽,也許我們自己並不願意承認,但事實的確如此。

每一件事,都變得目的明確。

請這個人吃飯,要麼是要談一個業務,要麼想通過這個人認識另一個有用的人,要麼是為了吃飯過後,可以有一些其他的滿足。

總之,如果預設出這件事,可能得不到自己想要的那個結果,便不願浪費時間去做了。

這就是我們變得越來越成熟,所謂越來越懂得愛自己的代價吧……

不過,換個思路去想,如果我們做每一件事,都不是只為了做這一件事,而是在謀求著這件事的某個後續,那如果後來真就沒有後來了呢?

豈不是會暗罵一句,早知道沒結果,我就不這樣做了!

早知道沒結果,乾脆什麼都不要做才好!

就像我的這個朋友,他突然很想跟他喜歡的這個男孩吃飯,一開始,我真以為,他是想要借這個機會,跟這個男孩親熱或是怎麼樣。

就算不為這些,起碼要增加這個男孩對自己的好感,期待有一天這個男孩會想要跟他在一起……

直到他說,「我什麼都沒有多想,坐二十多站捷運,就是想跟他一起吃個飯,吃完了,我就回來了。能夠跟他一起吃飯,我已經感到幸福。」

雖然,這聽上去真是一件小事,甚至不應該讓我花費時間,以及浪費文字來記錄。

可是,在他跟我說,他只是想跟對方吃一個飯,能夠吃飯,他就已經很幸福的那一刻,我突然也警醒地問了一下自己:我們特別喜歡掛在嘴邊的「享受當下」,哪個人又真能做到?

我們已經多久,不做任何衡量,任何計算,只是簡簡單單地想跟一個人,去吃一頓飯了呢?

因為沒有對後續的預設和期待,那麼能一起吃飯,便已經是終極目的,便已經可以獲得幸福。

這樣簡單的道理,聰明的我們,可能都快要忘掉了吧。

說到這裡,我突然想起很多年前和這個好朋友一起做過一個系列短片,其中一集是講關於如何治癒失戀,最後有一句臺詞是:但行好事,莫問前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