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臺灣同志電影簡史「我們並不是妖怪......」

臺灣同志電影簡史「我們並不是妖怪......」
2021/11/17
2021/11/17

劉三蓮開始覺得不對勁。

她老公叫宋正遠,是大學教授,一表人才,和她生有一個兒子。兒子上國中以後,宋正遠動輒便好幾個禮拜不回,打電話也不接。

她姐問是不是在外頭有別的女人,劉三蓮擰著眉頭,不言語。她姐接著問,「他多久沒碰你了?」

「不是,」劉三蓮忸怩著說,「他就在台中教書,孩子都這麼大了,我們也都老夫老妻了。」

當姐的咂嘴,心下也明白了七八分,壓低聲,用的是過來人口吻,「躺在那裡不要像棺材板一樣,主動一點,那裡合了什麼都合了。」

沒用。

劉三蓮試了,被宋正遠拒在千里之外。他先是說「我們好好聊一聊」,又說要搬出去,見劉三蓮開始脫衣服解胸罩了他才終於承認: 我喜歡男人。

©️[誰先愛上他的],宋正遠向老婆劉三蓮坦白出櫃,劉三蓮先是震驚,後羞憤到無以復加

從那以後,劉三蓮變成了全世界最吵的女人。

捏住點雞零狗碎的事就嘮叨個沒完,覺得全世界都對不起她。尤其當宋正遠得癌症死掉,保險公司拿著合同,說受益人不是她,也不是她兒子。

反倒是高裕傑——宋正遠的男朋友。

劉三蓮大罵:「不要臉的小三!」高裕傑嬉皮笑臉,「 怎麼樣我也是男的,比小三多一根,要叫你要叫小王。

©️[誰先愛上他的],劉三蓮上門羞辱高裕傑是「破壞別人家庭的死同性戀」,高裕傑不以為意

電影叫 [誰先愛上他的],華語影史第一部以同妻角度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的作品,前無古人。

它亮相金馬獎一周後,臺灣地區就「同性戀婚姻平權」全民公投,「挺同方」票數持續落後,最終敗給保守勢力,現場一片低迷。祁家威卻說,「 原來有這麼多異性戀者在支持我們。

32年前,他是臺灣地區公開出櫃第一人,帶伴侶去法院公證遭拒,理由是「同性戀為少數之變態」。

如今票數1:2,相比那時已大有好轉之像。而倘若沒有電影,這一路的苦困不知要裝多少箱。

1986年,祁家威公開出櫃。

他在麥當勞點了20杯飲料,當著美聯社、路透社、法新社等海外媒體的面,發表了一篇長達8000字的《對社會大眾及同性戀者的懇切聲明及呼籲》。

彼時,臺灣地區正處在戒嚴期,「 職場裡只要知道是同志就會被開除,開個餐廳員警就去站崗,讓你開不下去,開書店就用妨礙風化罪去抄。

但是祁家威不怕。

17歲,他從英語課上學到「homosexual」一詞,得知自己的性取向名稱。28歲,他在麥當勞將彩虹旗高高掛起,「媒體還不錯,沒有把我當怪獸。」

卻不是結實的人,生下來就瘦得要命,一米七八的個子只有90斤,竹竿筷子一樣。但口裡振振有詞,說要做「 手握兩把寶劍的男人」。

©️《人間》雜誌1988年7月號,30歲的祁家威

當然做不成。

很快,他就被警備總部抓去,162天后才由蔣經國赦免。出獄已是8月,最熱的時候,電影院售票口如常掛著一面小黑板,寫今日影訊, [孽子]

鏡頭裡是60年代臺灣地區的一群男同志。

[孽子]講的是臺北二二八公園聚集的男同志社群,在家庭、欲望與社會偏見中掙紮求存的故事。下圖為片中截圖,黑衣少年是邵昕飾演的主角李青,因與學校職工發生「不當關係」而遭退學,進而被攆出家門,後流落於二二八公園

這原是連載於《現代文學》的小說,作者叫 白先勇,家中排行老八,父親是「小諸葛」白崇禧。

1954年,白先勇17歲,正預備考大學,因此暑假也不敢荒廢了功課,每日都要去建中上補習班。

一日去得晚,路上橫衝直撞,上了樓梯三步並作兩步,跟一同遲到的王國祥搶在一起,撞個滿懷。就這麼認識了,此後「 來往相交,三十八年」。

圖左為白先勇,右為王國祥

1989年,王國祥的「再生不良性貧血」復發,白先勇四處打聽治病良方,「如果有人告訴我喜馬拉雅山頂有神醫,我也會攀爬上去乞求仙丹的。搶救王國祥的命,于我重於一切。」

可最終,男友還是去世了,此後,白先勇身邊再沒出現過新的伴侶。

大學畢業服兵役,白先勇寫了《寂寞的十七歲》,男主人公被一個男人親吻雙手,「 我沒有料到會這樣,沒想到男人跟男人也可以來這一套。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